加密货币:1376    |    交易平台:7394
24h成交量: ¥2341.03亿  |  总市值: ¥36510.64亿  |  比特币(BTC)主导:43.5%

社区共识: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

btc123原创.
区块链
0浏览· 0评论· 0收藏
关于区块链的激励机制以及经济结构设计对社区行为的重要性已经有很多人写过了,这种设计直接吸引了投资者、开发者以及用户的入局。

九个亿财经消息——关于区块链的激励机制以及经济结构设计对社区行为的重要性已经有很多人写过了,这种设计直接吸引了投资者、开发者以及用户的入局。


正如我早前所言,仅从金融自身利益驱动的角度是不足以解释经济行为的。所以,这样的经济结构设计(或者说基于区块链令牌的设计)必须综合考虑用户行为、专业度以及文化要素。


然而,除了那些塑造了当前生态系统的经济法则之外,我还想回顾一下海德(Fritz Heider)的“平衡理论”,以及看一看 Schadenfreude 和 Gluckschmerz 在创造和维持社会共识中所起到的作用。


什么是平衡理论?


“平衡理论”是奥地利心理学家 Fritz Heider 在1946年首次提出的,它描述的是一个概念框架——关于人们如何演绎、解释和预测他人的行为的假说。


在这个框架中,有意识的想法(比如信仰、欲望、目的等)在个人对他人的常识性行为的形成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人们如何看待自己或他人的境遇,以及感知这其中的关联。


在这个社会网络理论中,我们能够去分析任何形式的社会经济系统,能够去描述如何在个体之间形成感情纽带并进化成一个平衡的联结状态(即共识)或者分裂成几个小团体(即分叉),并了解这个过程所需花费的时间。


平衡理论更大的贡献在于,描述了两种对驱动或消除共识起到强烈作用的动机,他们分别被命名为: Scahdenfruede 和 Gluckschmerz 。


Schadenfreude 和 Gluckschmerz 是什么?我们如何感知它们?


“gloating”可能是最接近 Schadenfreude 的英文单词, Schadenfreude 是一个德语复合词, Schaden- 的意思是伤害,而 Freude- 的意思是喜悦。 然而,与 gloating 相反, Schadenfreude 是一种更加被动的反应,不太适合于感知或表达情感。同时,与痛苦的人相比,这种情绪让人感觉到自卑而不是优越。


Gluckschmerz 也是德语复合词: Gluck- 的意思是运气,而 Schmerz- 的意思是疼痛。 它表示对那些看上去对其他人有用的事情感到不满。对于这种离散的情感,英语中并没有可以表达的词(也许最接近的就是“disappointment”)。然而,类似 Schadenfreude , Gluckschmerz 也有更加被动的特点,我们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阻止其他人的好运降临。


一般来说,由于镜像神经元的存在,情感总是产生于与他人的交互。我们自己的情绪和他人的情绪之间总是会存在某种程度的同步。当然,曾经的喜好会加强或减弱这种反应。在平衡理论中,由于你对一个对他人的不幸感到消极的人的不喜欢,你就会产生对于这个不幸的一种积极情感,从而达到“平衡”,这就是Schadenfreude ——“幸灾乐祸”。


同样地,由于你不喜欢一个从他人的幸运中获得积极情绪的人,你就对这份幸运产生了一种消极情绪,从而达到“平衡”,这就是Gluckschmerz ——“嫉妒”。


影响这两个状态的另一个外部因素是人们对于他人的好运或者厄运的正当性的认知。由于我们对公平和正义问题的天然敏感,所以我们常常会对他人应有的报应作出幸灾乐祸的反应,对他人不应得的幸运表现出嫉妒的情绪。


并且,当我们把喜欢/不喜欢和认知到的正当性与公众曝光结合起来时,来自好运或坏运的乐趣似乎是不可避免的。


最后,我们大多数的情感源于事件对我们的目标、动机和关注点的影响,而每个人的目标、动机和关注点都大相径庭。当我们感到幸灾乐祸的时候,从某种程度而言,意味着我们觉得他人的不幸对我们是有利的,所以我们高兴。


类似地,当我们感到嫉妒的时候,我们认为他人的好运对我们自身是坏事,这就使我们痛苦。


为什么重要呢?


首先,从这两个词引申到区块链的思考可能会澄清我们收到的许多反对的声音。发生在他人身上的坏事可能会提升我们的声誉,而发生在他人身上的好事可能会削弱我们的地位,降低我们的自尊并影响到我们的社会地位。


而当竞争加剧时,就会出现零和博弈,于是我们对他人的反应就会更加小团体化,更少同情心。


尽管存在一些道德质疑,事实上“幸灾乐祸”和“嫉妒”这两种状态是普遍存在的,是人类经历复杂、多变的本质的一种反映。有时,正如平衡理论所预测的那样,这两种情感都源于我们对他人所遭遇的不幸和所获得的幸运的原有态度。


举例而言,如果只单纯运用经济激励就会创造一个极度功能紊乱的医疗保健体系。医院、保险公司和制药集团的过高收费以及患者的欺诈行为的猖獗所造成的每年损失都在6800亿到23000亿美元左右。


由于我们不喜欢一个人或一群人(比如保险公司或者制药公司),他们的损失会让我们感到幸灾乐祸,他们的所得会让人感到嫉妒。在令牌学和共识设计中都必须考虑这些状态。


此外,对正义和公平的关注驱使我们对他人的痛苦或收获作出反应。最终,在竞争加剧的情形下,会出现嫉妒,其他人的不幸会令人快乐,他人的幸运会令人不快。


怎样在区块链网络中保护共识?


当我们在担心失业、腐败和社会不公时,区块链社区正在建立一种合作和信任的文化,无需中间人的参与。通过保证单一的信源,区块链商业模式正在跨越法律意义上独立的实体来创建规则和共识,没有人能够改变和控制它。


然而,当我们为区块链的解决方案和去中心化的自治组织设计激励机制和共识基础时,我们必须记住:经济差距产生情感差距,情感差距产生尊重差距。所以,我们必须学会任何和抵制“幸灾乐祸”和“嫉妒”情绪的诱惑。


风险提示:本文仅供交流、学习,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请乘客们谨慎投资,不要翻车!

来源:区块链有公关
声明:财经道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